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电车里的女老师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16 00:02:04   


    “喂,你们说什么呢?有那么开心的事吗!”烫着一头金黄色长发的男子打着哈欠问道。

    “看你那副熊样,成天无精打采的。”光头男子推了他一下。

  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,只有漂亮妹妹才能提起他的兴趣。”胖乎乎的男子嘻嘻哈哈地说着。

    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子在站台处无聊地等着电车。金黄色长发的绰号黄毛;光头的绰号和尚;胖乎乎的绰号地主,他们原来是XX大学二年级的学生,因轮奸女同学未遂,在一个月前被学校开除。

    几分钟后,电车来了,因为是终电,车厢里空无一人,光头和地主挑了个有窗户的座位坐下,黄毛坐在光头旁边,靠在座位上打瞌睡。

    电车缓缓地停下,光头摇摇睡得正香的黄毛,指着正要登车的一个女乘客说道:“喂!醒醒,醒醒,你看那女的是谁?”

    听到女的,黄毛瞬时来了精神,顺着光头的手指看去。

    “认出来了吗?”

    “嗯,面熟……”黄毛揉揉眼睛再看,“好像是咱们班导师。”

    “什么好像,就是她,这么晚了才回家,看来也不是什么好货,哼,平时就数她管咱们管得严。”地主拉开窗户,怨恨地盯着她看。

    “说不定还是个鸡呢!鸡就喜欢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装相,我呸……”黄毛想起她训自己时的样子,脑中腾的一下冒起怒火。

    “靠!在你眼中谁都是鸡,她要真的是鸡,老子一定狠狠地干她,干得她起不了床。”光头恶狠狠地说着,眼睛一直盯着她登上车。

    “管她是不是呢,既然碰上了,不是鸡也叫她变成鸡。”黄毛站起来,朝她走过去。

    她叫黄莺,今年35岁,进入XX大学刚刚两年,是那三人的班导师。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教师,对那三人没少操心,谈心、训导、家访,不管是什么招,只要想到的都用上了,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,反而招致了三人的怨恨。

    “老师,好久不见了啊,好像没什么变化嘛!老师还是那么漂亮,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啊。”黄毛挡在她身前,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脸。

    “啊!你,你是……”黄莺往后退了退,充满戒备地看着他。

    “才一个月没见,老师就把我忘了,太不应该了。”黄毛跟着靠过去,几乎要撞在她的身上才停下,鼻子用力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。

    黄莺想起来了,他就是那个被退学的学生,听说是因为企图轮奸女同学。一阵心慌,她想下车,可是电车已经启动了。

    “可笑,为什么要躲,哪有老师怕学生的道理!他又能对我怎么样,这里可是公共场所,就算他对我无礼,司机一定会过来制止的,就算不过来也一定会报警的。”她想得太好了,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决定会是个多么大的错误。

  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老师说话,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,还不给我站好。”

    黄莺止住后退的脚步,摆出一副训斥人的神情。

    “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,永远对我们三个板着脸啊。”地主跟过来站在她旁边,眼睛闪烁着,向她高耸的胸部递着猥亵的目光。

    “老师的屁股好有弹性啊,是经常运动这个部位吧,嘿嘿……”光头站在她后面,手贴在她的屁股上,三人成品字型将她围上。

    “你好大的胆子,快拿开你的脏手。”黄莺转过身气愤地向光头脸上唾了一口,她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学生,在电车上还敢这样肆无忌惮。

    她的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擦干脸上的唾液,光头冲地主笑笑,然后他们俩同时伸出手,抓向她的胸口。黄莺急忙抬起手阻止,可是大腿一凉,长裙被身后的黄毛向上掀起。

    “你们怎么能这样,太无法无天了,这跟流氓又有什么分别,放手,快给我放手。”黄莺又羞又怒,大声喝止他们。

    车厢空荡荡的,只有他们四人,这么大的声音司机一定听到了,可司机却无动于衷,仿佛根本没有听到。三个人相视嘿嘿一笑,缩回去的手再次伸出。光头和地主站在她两侧,协力将她的手按住,令她动待不得,身后的黄毛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……

    “呀!不要这样,我是你们的老师啊!放手,不要做这样的事……放手!”

    急促的叫声在车厢里回荡,“司机先生,你一定听到了,你只要喊一声他们就会停手的,你为什么连头都不转过来一下,这儿可是你的电车啊。”

    要被强奸的恐怖袭上黄莺的大脑,她拚死挣扎,可是两双强有力的手紧紧按着她,手臂一动也不能动,感觉到危机的她大叫:“救命啊!有人耍流氓了!司机先生,司机先生……”没有回应,司机还是不为所动地开他的车,黄莺有些绝望,难道真没有人来救自己吗!虽然现在是盛夏,但身体却有种寒彻入骨的冷。

    “老师你就别喊了,没人来救你的,嘿嘿……”黄毛将连衣裙掀至腰间,手伸到前面,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部。

    就像是被蛇爬过似的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黄莺拚命地扭动屁股,想要挣开那只手。可就在这一瞬间,光头飞快地将嘴巴盖在她嘴上,她惊恐地猛晃着头,躲避恶心的嘴唇。

    “还敢躲,欠揍啊你,上学时成天被你骂,看今天谁能救得了你!”光头扇了她一记耳光,清脆的声音响起,然后抓住她的头发,将她的脑袋狠狠地来回摇晃。

    看着她向自己射来不屈服的怒焰,光头揪着她的头发,固定住她的脑袋,狞笑着说:“看什么?今天我一定要尝尝你那张只会骂人的嘴是什么滋味。”嘴巴狠狠地压在她嘴上,舌头使劲地向里挤。

    “唔唔……唔唔……”黄莺紧紧抿住嘴唇,死不张嘴,拚命抵抗着光头的强吻。就在她全力对抗光头的时候,站在她左侧的地主悄悄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,白色的乳罩坦露出来。

    她猛然惊觉,可是地主早已将乳罩推上去,直接抓住她的乳房开始重重地揉搓起来。

    “不行,那里不……”黄莺下意识地惊呼,张开的嘴巴马上被光头的舌头侵入,恶臭的牙龈味道和恶心的唾液灌进嘴里,熏得她拚命地憋住呼吸,获得自由的双手一会儿推着光头,一会儿推着地主,“怎么办!要是遮掩胸部,嘴巴就得被吻,要是去挣那张臭嘴,胸部又会失守,我该怎么办啊!”

    “喂,老师的乳房真软,抓在手里真舒服。”地主冲着光头兴奋地嚷着。

    “唔唔……不要,放开我,唔唔……唔唔……”黄莺顾不得那张臭嘴了,双手紧紧按住那双搓揉胸部的手,“如果我突然发力,应该可以挣脱前面这两个坏蛋,可是腰被箍得紧紧的,就算是能挣开前面还是摆脱不了后面啊……”

    “老师,你的内裤湿了耶!嘿嘿……怎么说老师也是女人啊,里面一定开始流水了,哈哈……”黄毛紧贴着她的屁股,小声地在她耳边告诉他的新发现。

    怎么会这样,黄莺体味到一股深远的屈辱感,“作为教师,怎么可以在学生面前表现得这么淫荡,虽然身体动不了,是被动地接受他的抚摸,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流出水来,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!”

    耳中传来更难堪的话,“老师,裙子很碍事耶!让我把它脱下来好吗!”

    “什么,他要脱掉我的裙子,他怎么用商量的口吻!难道他以为我会答应他吗!我在他眼中是什么!是个在公共场所也可以和三个男人做爱的贱女人吗!他为什么会这么想!天啊,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。”各种奇怪的想法在黄莺脑里窜来窜去,没等她整理清楚,裙子的拉链被缓缓拉开。

    “不要,别这样对我,求求你,唔唔……”费力地挣开那张嘴,还没讲上几句,便被更深地侵入,双手也被前面的两人一人捉住一只。拉链被解开了,任她怎么扭动屁股,遮掩下半身的裙子还是无可避免地落下。

    在电车里,下半身上只留有一条薄小的内裤,太羞耻了,黄莺拚命地挣扎,可是双手被抓得紧紧的,腰也被那只抚摸私处的手牢牢地固定住,根本就挣脱不了。作为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来回抚摸着,不仅如此,上衣、乳罩也被依次脱下来,赤裸在外面的上半身被前面两人不住地舔着,胸部更是那两张嘴巴光顾的重点地带。

    “你们,你们太可恶了,我要去告你们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被屈辱填满了的黄莺悲泣地哭叫,可是谁也没有理她,哭声越来越嘶哑,越来越无力。

    三个男人,前面的两个贪婪地舔吸着柔软似面团的丰满白乳,后面的不停甩动手腕,隔着内裤摩挲着阴部。内裤越来越湿,感受到她身体诚实的反应,那只手慢慢地伸进内裤里面。

    “老师的毛很密啊!是不是每天都有伸手进去,才会这么茂盛啊?”

    “你,你下流,快拔出去,别用你的脏手碰我。”

    “老师真是口是心非啊,里面都湿成这样了,嘿嘿……真的不想让我再深一点吗?好色的老师!”

    “不,不许你乱说,啊!别,别插进去!”

    “啧啧,怎么了老师?喂!光头,地主,老师那里已经是汪洋一片了,哈哈哈……里面很热啊!老师是想让我的手指快点进到里边去吧。”

    充血凸起的乳头被那两条灵活的舌头舔着,勾着,乳头上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连连颤抖。黄莺越来越迷茫,分不清是肉体的愉悦加重了屈辱感,还是屈辱感激发了身体的敏感性,不仅仅是胸部,下身更是湿得一塌糊涂,不停地流出水来。

    知道身体的反应完全暴露在那根手指下,不想示人的秘密还是被曝光了,黄莺被强烈的屈辱刺激得浑身抖个不停,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,可是还有比这儿更羞耻、更屈辱的事在等着她。

    那根手指在嘿嘿的淫笑声中插入自己深处,不能这样,我不能让他们将我当作是淫荡的女人,我是他们的老师,这可恶的身体,“不要,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,不能这样,快停止!”

    “越往里面越热啊!老师的水好多啊!老师的癖好原来是喜欢在电车里被自己的学生搞啊,嘿嘿……真是个好色的老师。”

    癖好!他是在羞辱我还是真的认为那是我的癖好,天啊,学生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词汇形容老师呢!我真的那么淫荡吗!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冲击得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,可是,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。

    三个兽性勃发的男人将她推到在车厢的地上,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她一只脚踝,幅度很大地分开,中间的位置留给黄毛。她拚命挣扎,双腿不停地乱踢,可那两双手就如同铁钳一般,双腿被分得更开。乳峰乱晃,全身只遮着一块细小内裤的黄莺越是挣扎,就越发刺激起他们的兽欲。

    “喂,你们看!老师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啊!”

    “是啊,竟然穿这么小的内裤,毛都露出来了。”

    “老师,这可不行啊,校规不允许吧,没收,没收。”

    光头和地主大声羞辱着她,兴奋得看着她因羞耻而得胀得通红的脸庞,“老师,那我就代替学校没收它吧!”黄毛抓着内裤,满满地往下褪。

    “不要,不要!呜呜……求求你们……不要啊……”黄莺根本就挣脱不了三个男人的侵犯,任她怎么哭叫,怎么扭动身体,内裤还是慢慢地向下滑落。

    终于明白自己无论怎样反抗也逃不过被他们凌辱的命运了,黄莺认命了,不再做无谓的挣扎,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,她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这副样子,呜咽着扭过脸去。可是,黄毛却不放过她,双手扳正她的脸,淫笑着欣赏她脸上无限悲哀的表情。就连闭上眼睛的自由也被剥夺了,眼皮被光头揪着剥开,黄莺不得不睁开眼睛看他们,心在滴血,接受他们猥亵眼神的侮辱。

    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内裤的一角,猫吸老鼠般向下扯着她的内裤,当内裤从屁股上滑下,稍稍露出里面红嫩的洞穴时,看着她又开始挣扎起来,两人对视一眼,默契地把内裤提上去,然后再慢慢地褪下……

    私处一凉,身体禁不住地发抖,终于要被脱光了,在学生面前裸露自己最神秘的地方,全身的感官似乎都弥漫着屈辱的味道。明知道反抗没有丝毫用处,黄莺还是控制不住地扭动起来。内裤被提上,盖上私处,可是还没等她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,那两只手又将内裤扯下……

    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用意,看着那两人眼中射出的邪恶、促狭的目光,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无法抑制地泣不成声,“你们,呜呜……呜呜……你们好无耻……”

    光头和地主哈哈怪笑着,淫虐的心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一道粘稠的体液被内裤粘连着,从茂密的阴毛从中被拉成细长的白线。两人梳理着湿乎乎的阴毛,笑声更加放肆,内裤被大力地从抬高的脚上拽落。

    “看老师的脸蛋,阴毛应该很稀的,嘿嘿!怎么会是这个样子!”

    “是啊,真的很浓!简直能拉到肚脐上。”

    “你们看,洞口完全被阴毛盖住了,老师,你可真茂盛,哈哈……”

   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阴毛会这么茂盛,就因为这个原因,她连游泳都不敢去,可是现在却被自己的学生这样评价着,她真想就此死过去。

    “老师是不是每天都要修啊?可是这么茂盛,就算是天天剃也剃不过来吧!哈哈……”

    “脸蛋倒是挺清纯的,可是却长着比男人还要茂盛不知多少倍的阴毛。”

    “我找不到女朋友就是因为我的阴毛太浓,可老师的比我还要茂盛啊!”

    黄莺气得牙关紧咬,被自己的学生如此直揭痛脚,不禁羞怒交加,屈辱感反倒不那么强烈了,眼睛里射出满腔怒火。不过,她不知道她生气时的样子更能提高男人戏弄她的兴趣。

    “老师还是这副表情啊!在学校里是这样,在学生的鸡巴下也是这样啊。哈哈……”黄毛脱掉裤子,握着高贲起静脉的肉棒顶在她的洞口,看着她越来越凌厉的眼神,若无其事地笑笑,小腹猛的前挺,和她紧密地连结在一起。

    “咕叽咕叽”的声音响起,黄毛的肉棒在她体内快速地进出着,淫水不断地被肉棒带出,“滴滴答答”地落在地上。

    “哦……爽死了,呵呵……老师那里真嫩啊,越往里越热,就像插在火里一样,哦……”黄毛夸张地将自己的感受告诉同伴,只把光头和地主听得直往下咽唾沫。

    “老师,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啊……”

    我被强奸了,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了,可是我怎么会有快感,听着地主充满侮辱性的话语,黄莺紧咬着下唇,强忍受着要张口呻吟的欲望,作为教师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奸淫出快感,而且还是在公共场所。

    “老师刚才不是还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吗!怎么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眼神柔和多了,这才像女人吗!不要成天总板着脸,这样多好,哈哈……老师发骚的样子真可爱……”

    “胡说,我才没有。”被学生强奸已经够屈辱的了,可又被学生看出自己的变化,不行,我绝对不能产生快感,教师的自尊使她不能允许自己沉沦下去。

    “喂,换我干一会儿吧?鸡巴硬得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
    “老师,要换人了啊,今天可够你爽的,三根鸡巴排着队等着干你啊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在黄毛和地主交换位置的当口,身体一松,黄莺获得了一个挣脱的机会,可在这封闭的车厢里,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!她悲哀地看着压上来的地主,怎么办啊,怎么才能摆脱他们!

    地主藉着淫水的润滑轻松地插进去,腰部缓缓律动,嘴巴吸着她的舌头,眼睛向上斜看着她屈辱的表情……

    “怎么样老师,我干的舒不舒服?”

    “哼!还以为你能满足我呢!你很差劲啊,真让人恶心。”

    “臭婊子,你说什么?”

    “你的很小啊,进去了也没什么感觉,这么小的东西也学别人强奸,哼!笑死人了。”

    看着他那臃肿的身体在自己身上像虫子一样蠕动,黄莺只觉得一阵恶心,忽然想到一个摆脱他们的办法。想到男人都很看重性能力,她便想通过嘲笑他们性器官的办法,让他们觉得羞愧,性器官应该会萎蔫下来,他们就没有办法再侵犯自己了。

    本以为听了自己这么恶毒的话,趴在身上的男人一定会很沮丧地爬下来,可谁知地主根本不在意,反而沾沾自喜。

    “果然是个淫荡的老师啊!差点被你清纯的外表迷惑了,嘿嘿……这回可捡着了,可是我就这么大,实在不能再往里进了,对不起了老师。”

    “臭小子,我受不了了,不行你就下去,换别人上来。”

    “哈哈……骚老师!我的虽然不长但很有力量啊,等尝过滋味之后就知道我的好处了。呵呵呵……”上身稍稍抬起,地主按着她的肩头,深吸了口气,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猛插。

  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……”身体被他顶得剧烈地摇晃着,那顿冲击几乎使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嘴巴不自禁的张开,急促的叫声响个不停。

    没有用,这招对他根本就没用,我怎么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,瞪着为了满足自己而拚命运动的地主,黄莺深刻理解到作茧自缚的含义。他怎么还不停,受不了了,身体要被击穿了,瞧向地主的眼神不自觉地由轻蔑变成憎恶,最后变成乞怜。

  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停下来吧!啊……受不了了,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”

    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我的够不够劲?”

    “哦……啊……够劲,够劲,被刺穿了,快停啊……我会死的,啊……”

    地主越插越快,越插越猛,恨不得将阴囊也塞进她的阴道中,看着她递向自己乞怜的眼神,男性的自尊升至极点,他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话,然后就猥亵地看着她淫笑。

   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,当初笼罩自己的屈辱感完全被死亡的恐惧排斥掉。听到地主要自己做的事,换做是在演戏之前,自己一定会痛骂他的无耻,可是现在,不受控制的恐怖侵袭着每根神经,她甚至很欣喜他能给自己一个交换的机会。

    闭上眼睛稳定下情绪,然后迅疾地打开,向他眨着挑逗的眼神,嘴里嗲声嗲气地哼道:“老师变骚了,被你的大鸡巴插骚了,骚老师好想吃你的唾液啊!喂老师姐姐吃好吗?快点嘛!给骚骚的老师吃嘛……”

    地主加速挺动下身,嘴里咕咕地聚拢着唾液,一团接一团地吐进她长长伸出嘴外的舌头上,看着她不停地咽下去,他急喘着说道:“接着往下说!”

    嘴中一股恶臭,胸口不断翻腾着,忍着强烈的呕吐感,脸上挤出春心大动的表情,黄莺看着他的眼睛,含情脉脉地说道:“你的味道真香,真好吃,哦……

    骚老师想给你生孩子了,射进来吧!把老师的肚子搞大……“

    看着外表清纯的老师在自己身下,说出连妓女听了都会脸红的话,地主拚命地动着,呵呵喊道:“快说,快说最后那句。”

    终于要结束了,黄莺鼓起全身的力气,奋力晃动着自己的乳房,“其实以前老师对你们那么凶,是因为老师喜欢你们,想尝尝你们的大鸡巴的味道,可是你们都不理老师,别怪老师好吗!就让老师为你们生小孩赔罪吧!射我,用力射,将骚老师灌满吧。”

    地主慢慢停下来,黄莺感觉到身体深处被一股股精液有力地浇灌着,无法忍受的冲撞停止了,但一股巨大的,令人窒息的屈辱随之充斥着全身,被他射进去了,被自己的学生射进去了,身体里充满着他的东西,自己不再是干净的了……

    光头接替了地主,闷不吭声地伏在自己身上耸动屁股,黄莺绝望了,悲戚地闭上眼睛,只盼着凌辱能早些结束。

    “地主干你你叫得那么淫荡,老子干你你就变哑巴了,给老子大声叫!”

    眼皮被扯得生疼,黄莺看着他射向自己如豺狼般的眼神,嘴巴无奈地打开,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”

    “老师真乖啊!让吃唾液就吃,让叫就叫……”

    “老师,我们能满足你吧!哈哈哈……”

    听着两人的奚落,黄莺机械地执行着光头的各种指令,在光头心满意足的淫笑声中,私处又接纳了今天第二个学生的射精。

    “老师,轮到我了。”

    大腿主动地向两旁分开,迎接黄毛的插入,不知为什么,当他插进来时,身体莫名其妙地颤抖一下,感到有种其他两个人所没有的刺激,心跳明显加快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  “喂!黄毛,你觉不觉得这个骚老师跟你干特别有感觉?”

    “对啊,我也看出来了,你看她的脸红得那么厉害,好像还不好意思呢。”

    光头和地主发现了她的变化,黄毛也感到阴道似乎在轻微地伸缩着,他知道那是高潮前的征兆,肉棒开始加速。

    “老师你夹得好紧啊,淫荡的老师,是不是老师们骚起来都跟鸡一样啊?干脆将学校改名叫鸡舍吧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他竟然把学校比作鸡舍,黄莺突然觉得自己好下贱,都怪自己的身体,导致心中无比神圣的职业被他这样侮辱,“住嘴,你可以玩弄我、侮辱我,但你不能侮辱我的职业。”

    “嘿嘿……我不光要侮辱你的职业,还要在你阴道里射精,搞大你的肚子,哈哈……准备好接受我的精液了吗?”

    “不行,不行,我不会再容忍你侮辱我了。”

    “不是已经被射了两回了吗!害什么羞啊!我要跟老师一起到。”

    “不行,拔出来,拔出来……”

    “我快到了,老师也加把劲啊!”

    啪啪的肚皮撞击声急促地响起,虽然心中萌发了反抗之意,但肉体上的刺激却越来越强烈。失去反抗能力的黄莺感到他一下比一下重地刺到自己的最深处,他要射了,他要射在我里面了,无法避免地感到被射入的恐惧,但伴随而来的愉悦更是令她无法抵御。

    “要来了,要来了,就让我装满老师的子宫吧!”

  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能射进去啊,里面,里面不行啊,啊啊……”

    “出来了,呵呵,都给你,都给你……”

    “不要,不要,啊……舒服,好舒服,啊……啊啊……你还是射进来了,啊啊……”

    黄莺像虾米一样弓曲着身子,肉棒和阴道都在剧烈抽搐着,喷涌而出的阴精迎上浓浊的精液,一滴不漏地倒灌着流进子宫。眼睛睁得圆圆的,她好希望这是场噩梦,可是,随着光头的再次插入,她知道这不是梦,即便是噩梦也不会有这么可怕。

    仍在行驶的电车里,黄莺坐在黄毛的肉棒上,不停摇晃着屁股,一只手托着光头的肉棒,舌头来回舔滑着,另一只手抓着地主的肉棒,快速地套弄……

    “喂!开车的,要不要过来享受一下……靠,胆小鬼……”光头不屑地看着不时偷瞄一眼的司机,狠狠地将黄莺的脑袋按在自己肚子上,

    电车终于停了,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黄莺被狠狠地推下来,昏暗的路灯下,赤身裸体的美女教师蜷缩着身子,低声哀鸣……

    从此,黄莺的家中,每到晚上都会有三个男人来访,女人的呻吟声、男人的淫笑声整晚不停,再后来,似乎还多了一种婴儿的啼哭声。


    “喂,你们说什么呢?有那么开心的事吗!”烫着一头金黄色长发的男子打着哈欠问道。

    “看你那副熊样,成天无精打采的。”光头男子推了他一下。

  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,只有漂亮妹妹才能提起他的兴趣。”胖乎乎的男子嘻嘻哈哈地说着。

    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子在站台处无聊地等着电车。金黄色长发的绰号黄毛;光头的绰号和尚;胖乎乎的绰号地主,他们原来是XX大学二年级的学生,因轮奸女同学未遂,在一个月前被学校开除。

    几分钟后,电车来了,因为是终电,车厢里空无一人,光头和地主挑了个有窗户的座位坐下,黄毛坐在光头旁边,靠在座位上打瞌睡。

    电车缓缓地停下,光头摇摇睡得正香的黄毛,指着正要登车的一个女乘客说道:“喂!醒醒,醒醒,你看那女的是谁?”

    听到女的,黄毛瞬时来了精神,顺着光头的手指看去。

    “认出来了吗?”

    “嗯,面熟……”黄毛揉揉眼睛再看,“好像是咱们班导师。”

    “什么好像,就是她,这么晚了才回家,看来也不是什么好货,哼,平时就数她管咱们管得严。”地主拉开窗户,怨恨地盯着她看。

    “说不定还是个鸡呢!鸡就喜欢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装相,我呸……”黄毛想起她训自己时的样子,脑中腾的一下冒起怒火。

    “靠!在你眼中谁都是鸡,她要真的是鸡,老子一定狠狠地干她,干得她起不了床。”光头恶狠狠地说着,眼睛一直盯着她登上车。

    “管她是不是呢,既然碰上了,不是鸡也叫她变成鸡。”黄毛站起来,朝她走过去。

    她叫黄莺,今年35岁,进入XX大学刚刚两年,是那三人的班导师。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教师,对那三人没少操心,谈心、训导、家访,不管是什么招,只要想到的都用上了,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,反而招致了三人的怨恨。

    “老师,好久不见了啊,好像没什么变化嘛!老师还是那么漂亮,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啊。”黄毛挡在她身前,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脸。

    “啊!你,你是……”黄莺往后退了退,充满戒备地看着他。

    “才一个月没见,老师就把我忘了,太不应该了。”黄毛跟着靠过去,几乎要撞在她的身上才停下,鼻子用力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。

    黄莺想起来了,他就是那个被退学的学生,听说是因为企图轮奸女同学。一阵心慌,她想下车,可是电车已经启动了。

    “可笑,为什么要躲,哪有老师怕学生的道理!他又能对我怎么样,这里可是公共场所,就算他对我无礼,司机一定会过来制止的,就算不过来也一定会报警的。”她想得太好了,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决定会是个多么大的错误。

  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老师说话,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,还不给我站好。”

    黄莺止住后退的脚步,摆出一副训斥人的神情。

    “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,永远对我们三个板着脸啊。”地主跟过来站在她旁边,眼睛闪烁着,向她高耸的胸部递着猥亵的目光。

    “老师的屁股好有弹性啊,是经常运动这个部位吧,嘿嘿……”光头站在她后面,手贴在她的屁股上,三人成品字型将她围上。

    “你好大的胆子,快拿开你的脏手。”黄莺转过身气愤地向光头脸上唾了一口,她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学生,在电车上还敢这样肆无忌惮。

    她的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擦干脸上的唾液,光头冲地主笑笑,然后他们俩同时伸出手,抓向她的胸口。黄莺急忙抬起手阻止,可是大腿一凉,长裙被身后的黄毛向上掀起。

    “你们怎么能这样,太无法无天了,这跟流氓又有什么分别,放手,快给我放手。”黄莺又羞又怒,大声喝止他们。

    车厢空荡荡的,只有他们四人,这么大的声音司机一定听到了,可司机却无动于衷,仿佛根本没有听到。三个人相视嘿嘿一笑,缩回去的手再次伸出。光头和地主站在她两侧,协力将她的手按住,令她动待不得,身后的黄毛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……

    “呀!不要这样,我是你们的老师啊!放手,不要做这样的事……放手!”

    急促的叫声在车厢里回荡,“司机先生,你一定听到了,你只要喊一声他们就会停手的,你为什么连头都不转过来一下,这儿可是你的电车啊。”

    要被强奸的恐怖袭上黄莺的大脑,她拚死挣扎,可是两双强有力的手紧紧按着她,手臂一动也不能动,感觉到危机的她大叫:“救命啊!有人耍流氓了!司机先生,司机先生……”没有回应,司机还是不为所动地开他的车,黄莺有些绝望,难道真没有人来救自己吗!虽然现在是盛夏,但身体却有种寒彻入骨的冷。

    “老师你就别喊了,没人来救你的,嘿嘿……”黄毛将连衣裙掀至腰间,手伸到前面,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部。

    就像是被蛇爬过似的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黄莺拚命地扭动屁股,想要挣开那只手。可就在这一瞬间,光头飞快地将嘴巴盖在她嘴上,她惊恐地猛晃着头,躲避恶心的嘴唇。

    “还敢躲,欠揍啊你,上学时成天被你骂,看今天谁能救得了你!”光头扇了她一记耳光,清脆的声音响起,然后抓住她的头发,将她的脑袋狠狠地来回摇晃。

    看着她向自己射来不屈服的怒焰,光头揪着她的头发,固定住她的脑袋,狞笑着说:“看什么?今天我一定要尝尝你那张只会骂人的嘴是什么滋味。”嘴巴狠狠地压在她嘴上,舌头使劲地向里挤。

    “唔唔……唔唔……”黄莺紧紧抿住嘴唇,死不张嘴,拚命抵抗着光头的强吻。就在她全力对抗光头的时候,站在她左侧的地主悄悄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,白色的乳罩坦露出来。

    她猛然惊觉,可是地主早已将乳罩推上去,直接抓住她的乳房开始重重地揉搓起来。

    “不行,那里不……”黄莺下意识地惊呼,张开的嘴巴马上被光头的舌头侵入,恶臭的牙龈味道和恶心的唾液灌进嘴里,熏得她拚命地憋住呼吸,获得自由的双手一会儿推着光头,一会儿推着地主,“怎么办!要是遮掩胸部,嘴巴就得被吻,要是去挣那张臭嘴,胸部又会失守,我该怎么办啊!”

    “喂,老师的乳房真软,抓在手里真舒服。”地主冲着光头兴奋地嚷着。

    “唔唔……不要,放开我,唔唔……唔唔……”黄莺顾不得那张臭嘴了,双手紧紧按住那双搓揉胸部的手,“如果我突然发力,应该可以挣脱前面这两个坏蛋,可是腰被箍得紧紧的,就算是能挣开前面还是摆脱不了后面啊……”

    “老师,你的内裤湿了耶!嘿嘿……怎么说老师也是女人啊,里面一定开始流水了,哈哈……”黄毛紧贴着她的屁股,小声地在她耳边告诉他的新发现。

    怎么会这样,黄莺体味到一股深远的屈辱感,“作为教师,怎么可以在学生面前表现得这么淫荡,虽然身体动不了,是被动地接受他的抚摸,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流出水来,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!”

    耳中传来更难堪的话,“老师,裙子很碍事耶!让我把它脱下来好吗!”

    “什么,他要脱掉我的裙子,他怎么用商量的口吻!难道他以为我会答应他吗!我在他眼中是什么!是个在公共场所也可以和三个男人做爱的贱女人吗!他为什么会这么想!天啊,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。”各种奇怪的想法在黄莺脑里窜来窜去,没等她整理清楚,裙子的拉链被缓缓拉开。

    “不要,别这样对我,求求你,唔唔……”费力地挣开那张嘴,还没讲上几句,便被更深地侵入,双手也被前面的两人一人捉住一只。拉链被解开了,任她怎么扭动屁股,遮掩下半身的裙子还是无可避免地落下。

    在电车里,下半身上只留有一条薄小的内裤,太羞耻了,黄莺拚命地挣扎,可是双手被抓得紧紧的,腰也被那只抚摸私处的手牢牢地固定住,根本就挣脱不了。作为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来回抚摸着,不仅如此,上衣、乳罩也被依次脱下来,赤裸在外面的上半身被前面两人不住地舔着,胸部更是那两张嘴巴光顾的重点地带。

    “你们,你们太可恶了,我要去告你们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被屈辱填满了的黄莺悲泣地哭叫,可是谁也没有理她,哭声越来越嘶哑,越来越无力。

    三个男人,前面的两个贪婪地舔吸着柔软似面团的丰满白乳,后面的不停甩动手腕,隔着内裤摩挲着阴部。内裤越来越湿,感受到她身体诚实的反应,那只手慢慢地伸进内裤里面。

    “老师的毛很密啊!是不是每天都有伸手进去,才会这么茂盛啊?”

    “你,你下流,快拔出去,别用你的脏手碰我。”

    “老师真是口是心非啊,里面都湿成这样了,嘿嘿……真的不想让我再深一点吗?好色的老师!”

    “不,不许你乱说,啊!别,别插进去!”

    “啧啧,怎么了老师?喂!光头,地主,老师那里已经是汪洋一片了,哈哈哈……里面很热啊!老师是想让我的手指快点进到里边去吧。”

    充血凸起的乳头被那两条灵活的舌头舔着,勾着,乳头上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连连颤抖。黄莺越来越迷茫,分不清是肉体的愉悦加重了屈辱感,还是屈辱感激发了身体的敏感性,不仅仅是胸部,下身更是湿得一塌糊涂,不停地流出水来。

    知道身体的反应完全暴露在那根手指下,不想示人的秘密还是被曝光了,黄莺被强烈的屈辱刺激得浑身抖个不停,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,可是还有比这儿更羞耻、更屈辱的事在等着她。

    那根手指在嘿嘿的淫笑声中插入自己深处,不能这样,我不能让他们将我当作是淫荡的女人,我是他们的老师,这可恶的身体,“不要,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,不能这样,快停止!”

    “越往里面越热啊!老师的水好多啊!老师的癖好原来是喜欢在电车里被自己的学生搞啊,嘿嘿……真是个好色的老师。”

    癖好!他是在羞辱我还是真的认为那是我的癖好,天啊,学生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词汇形容老师呢!我真的那么淫荡吗!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冲击得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,可是,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。

    三个兽性勃发的男人将她推到在车厢的地上,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她一只脚踝,幅度很大地分开,中间的位置留给黄毛。她拚命挣扎,双腿不停地乱踢,可那两双手就如同铁钳一般,双腿被分得更开。乳峰乱晃,全身只遮着一块细小内裤的黄莺越是挣扎,就越发刺激起他们的兽欲。

    “喂,你们看!老师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啊!”

    “是啊,竟然穿这么小的内裤,毛都露出来了。”

    “老师,这可不行啊,校规不允许吧,没收,没收。”

    光头和地主大声羞辱着她,兴奋得看着她因羞耻而得胀得通红的脸庞,“老师,那我就代替学校没收它吧!”黄毛抓着内裤,满满地往下褪。

    “不要,不要!呜呜……求求你们……不要啊……”黄莺根本就挣脱不了三个男人的侵犯,任她怎么哭叫,怎么扭动身体,内裤还是慢慢地向下滑落。

    终于明白自己无论怎样反抗也逃不过被他们凌辱的命运了,黄莺认命了,不再做无谓的挣扎,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,她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这副样子,呜咽着扭过脸去。可是,黄毛却不放过她,双手扳正她的脸,淫笑着欣赏她脸上无限悲哀的表情。就连闭上眼睛的自由也被剥夺了,眼皮被光头揪着剥开,黄莺不得不睁开眼睛看他们,心在滴血,接受他们猥亵眼神的侮辱。

    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内裤的一角,猫吸老鼠般向下扯着她的内裤,当内裤从屁股上滑下,稍稍露出里面红嫩的洞穴时,看着她又开始挣扎起来,两人对视一眼,默契地把内裤提上去,然后再慢慢地褪下……

    私处一凉,身体禁不住地发抖,终于要被脱光了,在学生面前裸露自己最神秘的地方,全身的感官似乎都弥漫着屈辱的味道。明知道反抗没有丝毫用处,黄莺还是控制不住地扭动起来。内裤被提上,盖上私处,可是还没等她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,那两只手又将内裤扯下……

    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用意,看着那两人眼中射出的邪恶、促狭的目光,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无法抑制地泣不成声,“你们,呜呜……呜呜……你们好无耻……”

    光头和地主哈哈怪笑着,淫虐的心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一道粘稠的体液被内裤粘连着,从茂密的阴毛从中被拉成细长的白线。两人梳理着湿乎乎的阴毛,笑声更加放肆,内裤被大力地从抬高的脚上拽落。

    “看老师的脸蛋,阴毛应该很稀的,嘿嘿!怎么会是这个样子!”

    “是啊,真的很浓!简直能拉到肚脐上。”

    “你们看,洞口完全被阴毛盖住了,老师,你可真茂盛,哈哈……”

   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阴毛会这么茂盛,就因为这个原因,她连游泳都不敢去,可是现在却被自己的学生这样评价着,她真想就此死过去。

    “老师是不是每天都要修啊?可是这么茂盛,就算是天天剃也剃不过来吧!哈哈……”

    “脸蛋倒是挺清纯的,可是却长着比男人还要茂盛不知多少倍的阴毛。”

    “我找不到女朋友就是因为我的阴毛太浓,可老师的比我还要茂盛啊!”

    黄莺气得牙关紧咬,被自己的学生如此直揭痛脚,不禁羞怒交加,屈辱感反倒不那么强烈了,眼睛里射出满腔怒火。不过,她不知道她生气时的样子更能提高男人戏弄她的兴趣。

    “老师还是这副表情啊!在学校里是这样,在学生的鸡巴下也是这样啊。哈哈……”黄毛脱掉裤子,握着高贲起静脉的肉棒顶在她的洞口,看着她越来越凌厉的眼神,若无其事地笑笑,小腹猛的前挺,和她紧密地连结在一起。

    “咕叽咕叽”的声音响起,黄毛的肉棒在她体内快速地进出着,淫水不断地被肉棒带出,“滴滴答答”地落在地上。

    “哦……爽死了,呵呵……老师那里真嫩啊,越往里越热,就像插在火里一样,哦……”黄毛夸张地将自己的感受告诉同伴,只把光头和地主听得直往下咽唾沫。

    “老师,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啊……”

    我被强奸了,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了,可是我怎么会有快感,听着地主充满侮辱性的话语,黄莺紧咬着下唇,强忍受着要张口呻吟的欲望,作为教师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奸淫出快感,而且还是在公共场所。

    “老师刚才不是还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吗!怎么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眼神柔和多了,这才像女人吗!不要成天总板着脸,这样多好,哈哈……老师发骚的样子真可爱……”

    “胡说,我才没有。”被学生强奸已经够屈辱的了,可又被学生看出自己的变化,不行,我绝对不能产生快感,教师的自尊使她不能允许自己沉沦下去。

    “喂,换我干一会儿吧?鸡巴硬得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
    “老师,要换人了啊,今天可够你爽的,三根鸡巴排着队等着干你啊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在黄毛和地主交换位置的当口,身体一松,黄莺获得了一个挣脱的机会,可在这封闭的车厢里,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!她悲哀地看着压上来的地主,怎么办啊,怎么才能摆脱他们!

    地主藉着淫水的润滑轻松地插进去,腰部缓缓律动,嘴巴吸着她的舌头,眼睛向上斜看着她屈辱的表情……

    “怎么样老师,我干的舒不舒服?”

    “哼!还以为你能满足我呢!你很差劲啊,真让人恶心。”

    “臭婊子,你说什么?”

    “你的很小啊,进去了也没什么感觉,这么小的东西也学别人强奸,哼!笑死人了。”

    看着他那臃肿的身体在自己身上像虫子一样蠕动,黄莺只觉得一阵恶心,忽然想到一个摆脱他们的办法。想到男人都很看重性能力,她便想通过嘲笑他们性器官的办法,让他们觉得羞愧,性器官应该会萎蔫下来,他们就没有办法再侵犯自己了。

    本以为听了自己这么恶毒的话,趴在身上的男人一定会很沮丧地爬下来,可谁知地主根本不在意,反而沾沾自喜。

    “果然是个淫荡的老师啊!差点被你清纯的外表迷惑了,嘿嘿……这回可捡着了,可是我就这么大,实在不能再往里进了,对不起了老师。”

    “臭小子,我受不了了,不行你就下去,换别人上来。”

    “哈哈……骚老师!我的虽然不长但很有力量啊,等尝过滋味之后就知道我的好处了。呵呵呵……”上身稍稍抬起,地主按着她的肩头,深吸了口气,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猛插。

  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……”身体被他顶得剧烈地摇晃着,那顿冲击几乎使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嘴巴不自禁的张开,急促的叫声响个不停。

    没有用,这招对他根本就没用,我怎么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,瞪着为了满足自己而拚命运动的地主,黄莺深刻理解到作茧自缚的含义。他怎么还不停,受不了了,身体要被击穿了,瞧向地主的眼神不自觉地由轻蔑变成憎恶,最后变成乞怜。

  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停下来吧!啊……受不了了,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”

    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我的够不够劲?”

    “哦……啊……够劲,够劲,被刺穿了,快停啊……我会死的,啊……”

    地主越插越快,越插越猛,恨不得将阴囊也塞进她的阴道中,看着她递向自己乞怜的眼神,男性的自尊升至极点,他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话,然后就猥亵地看着她淫笑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